当前位置:山特ups电源国学西游记中红孩儿被观音收服后,牛魔王并不开心是为何?
西游记中红孩儿被观音收服后,牛魔王并不开心是为何?
2022-11-24

红孩儿hi西游记的妖王之一,为牛魔王和铁扇公主之子。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整理了相关内容,不知能否帮助大家拓展一些知识?

《西游记》最有意思的地方就在于魔幻与现实的联结,很多站在神话角度看起来莫名其妙的情节,将其置于人情世故角度,则能得到拍案叫绝的解答。

比如笔者之前文章中曾提到的:妖精们抓住唐僧,为何没有第一时间吃掉,而是要通知父母、好友们一起来吃,站在生活角度,大部分人买到珍稀食材,可不就是要给亲戚朋友们带点,很少有自己吃独食的。

所以,《西游记》神魔的外表下,终究藏着人情世故的本质。

带着以上的思维逻辑,我们来分析下:红孩儿被观音菩萨收伏,做了善财童子,由一个妖精进入了神仙编制,按理来说是一件好事,可红孩儿的亲戚们,从牛魔王、铁扇公主,再到如意真仙,每一个都觉得这是害了红孩儿,为何会出现这种现象呢?

事实上,铁扇公主、如意真仙、牛魔王三人虽然都不同意红孩儿当善财童子,但对这件事的具体态度是有很大区别的。

我们先来说说铁扇公主,第59回唐僧师徒路过火焰山,需要罗刹女的芭蕉扇熄灭山火,孙悟空便去求铁扇公主借扇子。

一见面,不免斗嘴一番,孙悟空解释红孩儿当了善财童子是修成正果的好事,可铁扇公主不吃这一套,并且直言了自己的想法:

那罗刹听见“孙悟空”三字,便似撮盐入火,火上浇油,骨都都红生脸上,恶狠狠怒发心头,口中骂道:“......你这个巧嘴的泼猴!我儿虽不伤命,再怎生得到我的跟前,几时能见一面。”——第59回

吴承恩的笔法格外写实,铁扇公主虽然法力非凡,但终究是一介妇人,她无法摆脱妇人、母亲的角色束缚,考虑问题俨然用的是传统的女性感性思维。

对于儿子红孩儿被封为善财童子,她没有站在理性的“前途”、“未来”这些角度考虑,而是立足自身的感情诉求,她觉得红孩儿当了善财童子,就进了神仙编制,行为自由受到了束缚,他们母子以后想要见面可就难上加难了。

就是因为这么一个感情问题,铁扇公主对孙悟空恨之入骨,看似莫名其妙,实则颇合妇女心理。

反过来,身为父亲、叔叔的牛魔王、如意真仙考虑问题的角度,则和铁扇公主完全不同,他们更多是站在理性角度,立足自身,为红孩儿的前途考虑。

于是第53回“禅主吞餐怀鬼孕,黄婆运水解邪胎”,唐僧师徒路过女儿国,误饮了子母河的河水,需要喝落胎泉的泉水来解胎,而看守落胎泉的正是红孩儿的叔叔如意真仙,他和孙悟空之间的对话是这样的,且看原文:

先生道:“我乃牛魔王的兄弟。前者家兄处有信来报我,称说唐三藏的大徒弟孙悟空惫懒,将他害了。我这里正没处寻你报仇,你倒来寻我......这泼猢狲,还弄巧舌!我舍侄还是自在为王好,还是与人为奴好?”——第53回

如意真仙是收到牛魔王的信件后,才知晓红孩儿的事,换言之,他对红孩儿前途的考量问题,很有可能承自牛魔王的这封信,所以如意真仙、牛魔王二人的观点,可以合观。

如意真仙、牛魔王考虑问题的逻辑很现实,那就是在机关单位当一个小喽啰,不如自己出来创业,干一番事业。而且事实上,牛魔王、如意真仙两人的考量是有一定道理的。

红孩儿一家人在妖精圈都是赫赫有名的,父亲牛魔王不用多说,法力超群,当年跟孙悟空等人结拜,人家牛魔王就是大哥;

母亲铁扇公主占据翠云山芭蕉洞,被人们奉为“铁扇仙”,要求她办事,还得四猪四羊,花红表里,异香时果,鸡鹅美酒,沐浴虔诚,拜倒仙山,求其出洞,可谓是翠屏山大姐大;

叔叔如意真仙,占据解阳山聚仙庵,守着落胎泉,要求人家办事,同样也得花红表里,羊酒果盘,志诚奉献,只拜求得一碗儿水......

包括最小的红孩儿,当年奉父亲牛魔王之命占据号山,将此地三十名山神、三十名土地打压成自己的手下,烧火顶门,黑夜与红孩儿提铃喝号,甚至山神、土地还要给火云洞的小妖们送常例钱,正常妖怪谁能做到这种程度?

细心的读者会发现,牛魔王这一大家子,不同于一般的妖怪,他们身份虽是妖怪,但却受人们供奉,俨然是神仙待遇,而不用像其他妖精那样,还得自己累哼哼下山抓人来吃。

如果举一个生动的例子的话,牛魔王一家就好比早已完成前期资产积累的私人企业,牛魔王将儿子派去其中一个分公司当部门经理,结果被观音菩萨抓去机关当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公务员,牛魔王如何会情愿?

对于牛魔王而言,他过度迷信资本的力量,其实红孩儿进入神仙编制,对于长期发展是有好处的,但牛魔王看不到这一点,他的野路子思维只会觉得善财童子是个马仔,还不如自己干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