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山特ups电源国学红楼梦中贾府过元宵节时,黛玉当众喂宝玉酒有何深意?
红楼梦中贾府过元宵节时,黛玉当众喂宝玉酒有何深意?
2022-11-23

在古典著《红楼梦》中,元宵节也是红楼梦里被写到最多的一个节日。不清楚的读者可以和趣历史小编一起看下去。

黛玉当众喂酒,即是她为追寻自己幸福唯一一次的主动行为;也是她明白她与宝玉之间再无可能的最后一次释怀。

元宵节时,宁、荣两府集聚在一起过节,对于贾府这样一个礼仪大家而言,在这一刻,对于礼仪的讲究更加的严谨。在黛玉当众喂宝玉酒前,还描述的一幕敬酒的过程:

只听满台钱响,贾母大悦。二人遂起身,小厮们忙将一把新暖银壶捧来,递与贾琏手内,随了贾珍趋至里面。贾珍先到李婶娘席上,躬身取下杯来,回身,贾琏忙斟了一盏;然后便至薛姨妈席上,也斟了。

在贾府里,在这样的正是场合是很讲究的,似看贾琏、贾珍敬酒的过程,是规规矩矩,一点也不能乱,这即是贾府豪门之中的礼仪;也是当时封建社会流传下来的规矩;贾宝玉受贾母的命令,让他给众人敬酒,书中也是如此交代的:

贾母又命宝玉道:“你连姐姐妹妹的一齐斟上。不许乱斟,都要叫他干了。”宝玉听说,答应着,一一按次斟上了。至黛玉前,偏他不饮,拿起杯来放在宝玉唇边,宝玉一气饮干。黛玉笑说:“多谢。”宝玉替他斟上一杯。

贾母,无疑是宁、荣二府最年长的老人了,她的话,不仅仅代表的是她老太君的地位,也代表着封建社会礼仪的形象;贾母说的很清楚,不许乱斟,都要叫她干了,在宝玉给前几个姐妹斟酒时,她们都是严格按照规矩来的。这里面无关于平日里的关系,而只是实实在在的礼仪。

然而到了林黛玉处,却发生了小插曲,她不仅没有喝宝玉的酒,还亲自将自己的杯中酒当着众人的面喂给他了。她的这一行为,似乎离大家闺秀的形象差了十万八千里。

黛玉喂酒,错了吗?当然错了,主要有这两点:

其一:无视贾母的话

贾母对黛玉的疼爱,我们是有目共睹,但贾母毕竟是一家之主,她即使对黛玉疼爱有加,也绝不会为了她而破坏大家族的礼仪,这即是由她老封君的本质决定,也是由她作为一家之主的代表所决定的。林黛玉虽然寄居在贾府里生活,但如今无父无母,似乎早已是贾府的一份子了,那她就应该遵守大家族的规矩,而不应该任性破坏规矩。

其二:无视王夫人的存在

林黛玉在贾府里,深得贾母的喜爱,但却同样,深得王夫人的讨厌,既然她想做宝玉未来的妻子,就应该表现出一副符合贾府合格媳妇的样子,但诚然,她当众喂宝玉酒这样轻浮的行为,是不符合这样的标准的;因为贾珠的关系,贾宝玉还未订婚,但从年龄来看,其实他已经达到了,而此时的黛玉,也同样符合这样的年纪,所以他们即使从小感情好,在这样大家族的聚会里也理应遵守礼仪,毕竟男女有别。

那既然如此,一向小心谨慎的黛玉为何会如此呢?

林黛玉六岁多进贾府,在其父亲死前她过得很任性,毫不懂得影响,但至从她的父亲去世后,从晴雯不给她开门她的那一番思绪后,她变了,变的小心起来。

有一回宝玉见她哭了,忙用手给她擦眼泪,黛玉便骂道,你要死了,还这么着;有一回宝玉去潇湘馆,宝玉要同她睡一个枕头,她也是忙着将自己的枕头递给了他,而自己另拿了一个来,可见,在林黛玉的心里,她是知道男女有别的规矩的。

那既然如此,为何在宁、荣二府聚会之时,她又一反常态,举止轻浮呢?在小白看来,林黛玉之所以如此做,有两个原因:

其一:黛玉在试探贾府对“木石前盟”的态度

贾母曾经当着众人的面,说他们两个“不是冤家不聚头”;王熙凤曾经借喝茶的事,打趣黛玉道,既吃了我们家的茶,什么时候给我们家做媳妇呢?

薛宝钗来贾府之初,黛玉之所以抵触宝钗,就是因为“金玉良缘”的原因,但是自从“行酒令事件”以及“送燕窝事件”后,黛玉彻底对宝钗放心了,在她心里,她似乎认定了宝钗不会抢她心爱的男人。

同时,贾母、王熙凤虽然表露出来这样的意思,但日子一天天的过着,贾母却依然没有为自己做主,林黛玉因自己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,所以内心非常焦虑,或许,正是因为这些原因,让她急于想利用这次机会,来试探一下众人的反应。

其二:林黛玉受《西厢记》的影响,想主动追求自己的幸福

宝黛二人共看《西厢记》,是他们二人感情升华的转折点,并且林黛玉在当时还半开玩笑的说过宝玉:原来你是个秀而不实、中看不中用的银样镴枪头!在《西厢记》里,崔莺莺是一个敢于突破封建思想而追求自己幸福的勇士,她勇于摒弃封建社会对女子行为的严格要求而主动追求自己的爱情,或许林黛玉之所以当着众人给宝玉喂酒,同这个也有影响。

小结:

黛玉当众喂宝玉酒后,不仅让一向支持宝玉的王熙凤直接旁敲侧击的告诫了宝玉:宝兄弟别吃冷酒,当心拉不得弓;并且随后还极力为他们二人开脱,王熙凤当着众人的面大声说话,薛姨妈叫她注意影响,她笑着说道,没事,我和珍大哥从小一块长大,不会计较这些的,其言外之意,不难理解。

而贾母后来的《掰谎记》,更是直接的批评了林黛玉这种行为,没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:

这些书就是一个套子,总不过是佳人才子,最没趣儿。把人家女儿说的这么坏,还说是佳人!编的连影儿也没有了。开口都是乡绅门第,父亲不是尚书就是宰相。一个小姐,必是爱如珍宝。这小姐必是通文知礼,无所不晓,竟是绝代佳人。只见了一个清俊男人,不管是亲是友,便想起他的终身大事来,父母也忘了,书礼也忘了,鬼不成鬼,贼不成贼,那一点像个佳人?就是满腹文章,做出这样事来,也算不得是佳人了。

宝黛二人的爱情固然让人感动,但宝黛二人身处那样的社会不知检点的行为却让人很不看好,似乎他们没有走到一起同他们自身也有很大的原因。

贾母、王熙凤固然一直支持“木石前盟”,但此时在场的却诚然还有更多的人反对“木石前盟”,比如王夫人、薛姨妈等;林黛玉自乱阵脚,让人抓住把柄,因此即使这两人有心想帮她,也不得不出来委婉的解释一番。

而自从黛玉喂酒后,王熙凤不仅拒绝了宝玉给她甄酒,在后来的几十回的,也再也没有说过取笑他们二人的话了,贾母同样如此;林黛玉对此也是深有所感,从此以后,行动更加小心,贾宝玉生日,抽花名签时让他们二人一人喝一杯酒,黛玉都是偷偷的倒掉了,但无论黛玉怎样的小心,似乎都弥补不了她当日所做的轻浮行为。